NO.6 如何学习写作,我的一些心得(一)

一直以来,有记忆以来,我对自己的定位和认知都是我都不是一个擅长写文字的人,以前对文字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,反而是对图画产生的兴趣大于文字,但是随着互联网的兴起,通过网络阅读和浏览信息成了开启自我学习另一扇世界的一座桥梁,可能是在网络阅读之前,缺乏对阅读的时间沉淀,和阅读兴趣的培养,也造成了自己的思维在数年以来并没有长足的进步。

培养兴趣,即使是和写作沾边的

最早对故事的兴趣是源于对动画和游戏的热情,起初我最早的兴趣点是电子游戏,不过在接触过动画制作后,我的注意力逐步转移到动画上,也是由于互联网,和个人电脑的普及,带来的一次思想革命。

无论从游戏还是动画中,无不包含了栩栩动人的故事,已经文字构建,可能是由于耳濡目染,无论工作学习,网络中获取大量的阅读信息,所以从阅读到开始尝试锻炼写一些简单的东西,虽然写的还不是很好,但是却有了记录的一些诉求,对一些好的故事设定,会产生一些兴趣。

大量阅读文章,积累素材

移动互联网时代,我身边有的朋友开始自己写作,业余是网络作家,如今已经发表几百万字的作品,这一点另我崇敬万分。朋友告诉我,如果要写好的东西,需要有大量的积累,需要从各个方面去充实自己的大脑里所构建的库,写作可能和政治,经济,历史,人文,科学都能挂的上钩,如果提起笔来,大脑空空如野,那么还谈和写作呢?

从简单的文字开始练习

于是我开始从碎片化阅读中,开始了一些短评论的书写,在微信时代,搜集或者查看一些感兴趣的推文,转发分享的同时,加入了自己的一些短评和观点,一开始从10字到20字,有时候到100-200字不等,随着几年的习惯培养,发现阅读量和分享的文字越来越多,从而锻炼了两种能力

A 从一段文字中,概括总结能力,从大量的样本数据里,提炼自己想要,或者感兴趣的东西

B 泛读与精读,快速阅读的能力,由于碎片化时间的不均衡,所以在阅读上也是有时间的分配过程,比如感兴趣的东西,或者自己认为写的好的收藏起来

C 以自我的视角来开始写的锻炼,在很长时间之前,我从来都不知道如何写一些文章,自动我上小学的时候就不擅长这些东西,觉得是一个非常让人烦恼的问题。我如今找到了一些可能的原因:因为写作是一种自我的表达,以前的写作是任务式的,并不是发自内心的诉求,所以在写东西上,过于教条,时间,地点,人物,事件等等,而现在却截然不同,我写短评,或者是博文,或者是简单的练习,都会从自我表达和我的哲学看法上统一这些元素,这样就让我的思考,和我的表达达到一致,可以很容易的写几千字的文字,而这些,我回过头来看,是归功于源于内心的自我表达,不教条,随心而写,所以看似简单了很多,这一点也是我值得庆幸的事情。我从来定位自己是比较内向的人,写作为我开启了一种新的表达,和看待世界的窗口。

情景式短篇练习

以前和朋友在交流和沟通过程中,我们会拟定一个场景,自己去随写点片段,我觉得非常有趣味,我的练习贴一段,好像是2013年的吧:

酒馆中 突然一黑脸和尚大叫到 “小二 拿二斤牛肉”!
众人诧异,纷纷用异样的眼光向这和尚看去,个子不高,可是非常敦实,并没有出家人的慈像,眼光中凝聚着一丝杀气,怒目狰狞,与出家人的善简直是大相径庭,穿一身灰色和尚服,手里还攥着个大佛珠,这时有个白面书生在旁边说,瞧这和尚竟然吃肉!他左边的一个高个书生说:“人家这可是酒肉穿肠过,佛祖心中留啊!”

贴一段朋友的练习:

那俊朗青年也不答话,手中长剑一抖,急向麻衣老者胸口刺去,那麻衣老者没料到这青年突然出手,连忙脚下一错,向右斜飞出去,但还是被这青年长剑刺伤了左臂。那老者怒哼一声,右手在空中一幌,已多了一把二尺来长的弯刀,幻出数道刀光,向那青年扑去。

霍君白不料变故突起,正欲拔剑相助那青年,忽觉白冰儿拉下自己衣襟,悄声说道:“别忙,他不是好人。”霍君白转头道:“你怎知道?”

白冰儿笑道:“他不是那老人对手,你看下去就知道了。”霍君白将信将疑,不由的点点头,不再多问。

只见那老者手中弯刀如影随形,披风有声,看那弯刀也不过两三斤重量,但在那老者手中使出却有如此威力,霍君白也不禁暗自佩服。白冰儿似乎看穿了霍君白的想法,笑道:“那轻月刀以灵兽骨所制,只有七两之重,那老人却能举轻若重,使出来如若千斤巨锤一般声势,这般功力,实属难能。”

那麻衣老者手中刀气浑厚,带起几人四周的空气急转,几人衣袂也被气浪激起飘飘,霍君白渐感劲风刮脸,呼吸也稍微有些不畅。那青年被老者这一番急攻,已失了先前的那股锐气,不由得连连后撤,剑法也自散乱起来。

其实整个交流过程中,从片段到人物描写的练习,让人的感觉就是你自己在创造空间,去摆放人物,其实非常有趣。

大家如果觉得这种方法还可以的话,也可以去试试!希望让你又找到新的一扇门!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